堅守糖尿病原創新藥17年 仁會生物營收實現“零”的突破

在新三板市場,仁會生物備受關注,也頗受爭議。這家市值一度高達80億元的掛牌公司,16年來主營業務收入一直為零。不少機構投資者對仁會生物極度青睞,瘋搶其定增份額。但也有一些機構對此直呼“看不懂”:“一家連主營業務收入都沒有、長期虧損的公司,為何會有這么高的市值?”

對于仁會生物而言,2017年是一個轉折年。公司主打產品誼生泰——中國糖尿病領域的第一個原創新藥(除中藥外),在市場的滿滿期待中終于結束了長達17年的研發期,在今年2月份進入銷售階段,上半年實現銷售收入656萬元。這一步跨越,不僅打破了資本市場長期以來對仁會生物的懷疑和猜忌,而且意味著公司從一家純粹研發型的企業,轉變為研發加銷售一體化的企業。

日前,全國股轉系統和上海證券報聯合開展的2017“新三板萬里行”大型調研活動的調研團隊來到仁會生物,探究這家新三板“明星企業”17年來如何堅守在長期被外資壟斷的糖尿病創新藥研發領域。

“智能”降血糖的原創新藥

誼生泰系仁會生物的主要產品,通用名“貝那魯肽注射液”,是仁會生物自主開發的用于2型糖尿病的國家一類治療用生物制品。誼生泰是首個由中國企業開發上市的GLP-1類藥物,且為全球首個全人源結構的GLP-1類藥物。

“GLP-1類藥物是一類非常‘智能’的藥,其作用機理比較特別,對糖尿病的治療理念有非常重要的革新,就是不單純地改善患者的血糖指標,而是促進肌體健康,使患者能更長期地受益。”仁會生物總經理左亞軍用通俗的語言解釋專業的術語。

研究數據顯示,糖尿病患者體重每增加1千克,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就會升高3%至6%;而體重每降低1千克,2型糖尿病患者的壽命平均可延長3至4個月。臨床研究表明,GLP-1類藥物在幫助患者減低體重方面優勢明顯,其療效優于其他糖尿病治療藥物。

十七載艱難的研發創新路

2017年,仁會生物迎來了發展史上的重大轉折。8月24日,仁會生物在股轉系統官網披露了2017年半年報。該報告首頁的“公司半年度大事”中,第一行字便是“2017年2月,公司貝那魯肽注射液實現第一筆銷售”。

2016年12月29日,仁會生物開始進行貝那魯肽注射液的商業化生產,2017年2月10日實現第一筆銷售。截至2017年6月30日,貝那魯肽注射液已在國內29個省區市實現銷售。上半年,貝那魯肽注射液實現銷售收入656萬元。

誼生泰終于實現銷售收入,距離該項目立項之日,仁會生物已為之奮斗了17年。無論是研發、生產、審批、銷售,一味新藥的創新之路可謂荊棘密布。

2000年,誼生泰項目立項,上海華誼(集團)公司旗下上海華誼生物為該項目最初的研發載體機構。2012年12月24日,在誼生泰多年投入而無產出且產業化前景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華誼集團通過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將華誼生物100%的股權轉讓給上海仁會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此次股權轉讓完成后,仁會生物(即華誼生物,股權轉讓后更名)控股股東由華誼集團變更為上海仁會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為桑會慶。彼時誼生泰的研發仍需大量投入,為加速科研成果的產業化,仁會生物踏上了進軍資本市場之路。

2014年8月11日,仁會生物掛牌新三板。在其公開轉讓說明書中,仁會生物并不諱言誼生泰未來所面臨的“困境”:公司主要產品“誼生泰”仍未上市銷售,公司未實現主營業務收入,未來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新藥證書、相關生產批文、GMP認證預計仍需要2年,在此期間“誼生泰”等糖尿病治療藥品市場可能發生變化,存在未來真實收入與目前預測收入不一致的風險。

同時,公司也公開了當時誼生泰所面臨的強手如林的競爭環境,包括施貴寶、阿斯利康、默克、GSK、諾和諾德、賽諾非-安萬特和禮來等制藥巨頭紛紛介入該類藥物的研發。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1年底,在全球范圍內,進入臨床研究的該類藥物超過50種,處于非臨床研究階段的尚有30余種。

“這類藥的競爭對手基本都是全球實力強勁的大企業,我們這樣一家小小的公司,似乎巨無霸們隨意伸一個腳趾就能把我們踩死。”對于當時的競爭態勢,左亞軍直言不諱。

目前,市場上與誼生泰類似的藥物是全球糖尿病領域最大企業諾和諾德的利拉魯肽。利拉魯肽去年全球的單品種銷售額達32億美元左右。對此,仁會生物市場負責人認為:“GLP-1藥物在國外上市較早,在全球糖尿病市場的份額已經超過10%,但在國內市場尚在起步階段,市場份額不足2%,這預示GLP-1藥物在中國市場的潛力很大。在目前階段,我們要在更廣的范圍內體現出GLP-1類藥物的臨床優勢,把市場做大,誼生泰也將由此獲得較為理想的市場份額。”

掛牌新三板的背后

仁會生物掛牌之后,不到半年時間里,先后實施了4輪定增,融資金額近4億元,公司市值一度接近80億元,成為新三板醫藥企業市值第二大企業。

表面上看,仁會生物盡享新三板的政策紅利,但是公司相關高管表示,無論是掛牌還是融資,其實過程都非常艱難。

“我們當時連銷售額都沒有,券商對于掛牌企業都有內控的要求,盡管從股轉系統文件的字面意思上理解,我們是可以掛牌的,但是當時的確沒有一家券商愿意幫我們做。”左亞軍回憶道。

通過與各方的深入溝通,公司獲得了各方對生物醫藥這個行業發展模式的理解,仁會生物終于找到了中信建投作為掛牌保薦券商,并成功掛牌新三板。

仁會生物董事長桑會慶被左亞軍戲稱為新三板的“死忠粉”。桑會慶認為,中國人不缺錢也不缺創業精神,但就是沒有一個非常適宜的平臺來支持大家去創業,中國真的需要新三板這樣的平臺。“仁會生物的資本化給大家探索了一個路徑,探索一家戰略型虧損的創新型公司從研發一直到生產銷售的路徑。”

(參與本次調研人員:盛波、王曉峰、祁豆豆)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晚